您的位置: 武进信息网 > 育儿

策剑天下 第十四章,龙尸送子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41:06

策剑天下 第十四章,龙尸送子

天地静默,一朵巨大的黑云从西方迅速奔来,一路上吞天噬地,瞬间笼罩在了大荒上空。

墨色的浓云挤压着天空,掩去了刚刚的满眼猩红,沉沉的仿佛要坠下来,压抑得整个世界都静悄悄的。淡漠的风凌厉地地穿梭着,将山林的惊呼抛在身后。柔弱的小花小草早已战栗地折服于地。正是山雨欲来风满楼!

终于,闪电爆发了。一道道闪电腾空而起,直冲云霄,像一把利剑,划破了天空。那道闪亮的圆弧,从云间一路奔下,直到天的边缘。

仿佛一条白色巨龙想要战胜黑暗之魔,照亮整个大地,可是黑暗并没有退却,闪电以失败告终。

轰隆隆,轰隆隆!

黑暗的云层吐出一片耀眼到惨烈的火光,炸雷响起,在群山中久久回荡。

凄美,哀凉。

自此大荒陷入千夜。

###

空山寂寂,冷月如勾。寒星悬浮于天幕之上,仿佛点点光斑,如同棋布。

夜色中的山谷,本来是凄清幽冷的,好像荒芜人烟的隔壁,但是如果仔细看去,会发现地面上花团锦簇,树木葱茏,整个空气中,荡漾着花的幽香,和草木的清香,两股香气交织在一起,令人如痴如醉。

忽而,一声婴孩啼哭划破了夜色中寂寥的山谷,凭空多了一点生气。

这时候,一道身影从出现在天边,尽头处飞来无数鸟群,寒鸦万点,络绎不绝。

“果然在这里!”

随着一声欣喜的声音响起,那道身影迅速出现在山谷之外。正想要进入山谷,却被一道无形气墙弹了出来,一阵白光闪过,那身影踉跄退后两步。

仔细一看却是一个老道士,他身材高大,瞧去很是威风,却偏偏穿了件破破烂烂的袍子,而且袍子只到他膝盖处,着一双穿着草鞋的大脚,跟精瘦的两条小腿。他头发胡须乱糟糟的,显然极长时间没有修剪,几乎将整张脸都盖住了。

老道士微微一愣,仔细看向那山谷之中,却见那山谷中有一条巨大的龙尸,像一座小山一样卧在那里,鲜血淋漓,将原本白色的龙身染成了赤红,一只龙角已经断裂,四只爪子也有两只不见所终,鲜血从两只断肢上如泉水一般滚滚涌出。

那鲜血渗入大地,蒸腾起一阵红色的血雾,弥漫整个山谷,形成一道无形的保护罩将整个山谷封闭了起来。

而那龙尸的怀里正有一个婴儿在啼哭。

老道士扯下腰间的一个红葫芦,“啵儿”的一声扒开葫芦盖,猛喝了一口,随后扯起袖口擦了擦嘴巴,那衣袖乌黑发亮,都已经硬了,也不知多久没洗过了。

“昔於始青天中,碧落空歌,龙为最慈精灵,最忌互相残杀,你自残血肉不惜堕落成魔保护了他这么久也够了。去吧,这孩子安全了。”他望着那龙尸,低声说。

那龙尸似乎听懂了他说的话,原本睁开的眼睛缓缓闭合,一声血肉瞬间破败,由红转黑,仿佛变成了一团黑炭,风一吹,便化成灰飞,四处飘散。

那老道士走进山谷,将那婴孩轻轻的抱起,刚才还在哭闹的他此刻却格外安静,睡着了。

婴儿的心脏处散发出微弱的红光。

“嘿嘿,咱道爷也有孙子了。”

回到村中,村子里的几个老人都围了上来,一个老妇人瞬间从老道士的手里将孩子抢了过来。

那老妇人看起来五十岁上下,她个头不高,皓首苍颜,一双蛮有精神的眼睛笑起来纤细如梭,圆圆的脸庞,斑白的短发,显得和蔼可亲。

看着那胖嘟嘟还在熟睡的小婴儿,那老妇人露出一脸慈祥的笑容,显出一嘴零落的牙齿,不知从何处拿出一件四方小棉布,将那原本光着身子的婴儿小心翼翼的包裹了起来。

“就是这个孩子吧?你这老东西也不知道找个东西给他盖着,就不怕他着凉?”

“慕容老太婆,你干嘛!这可是道爷我的孙子!”张老道大急,伸手想要把婴儿抢回来。

“呸,不要脸,你一个糟老头子,连自己都管不了,还想照顾他,你也不看看你那德行,像是当人爷爷的料骂。”慕容婆婆闪身躲过张老道那一双伸过来的大黑手

,随即破口大骂,一遍骂还一边用手捂住小婴儿的耳朵,生害怕把他吵醒。

张老道被说得面红而赤,却不敢反驳,跑到一边双手一摊,坐在地上,像是一只斗败了的公鸡,拿出酒葫芦又喝了一口,末了又小声抱怨了一句:“好难不跟女斗。”

慕容婆婆狠狠瞪了他一眼,周围的老人哈哈大笑。

“慕容老太婆,既然决定要养这孩子,先给他取个名字吧。”

循着声音,一个老者拄着一根漆黑的拐棍站了出来,他比其他人都要老得多,那是一个布满苍伤的脸。白花花的头发稀少而枯稿,沟壑般的皱纹张显出岁月的流逝,曾经结实的牙齿也有些松动。他走起路来一晃一晃的,好像随时都要跌倒,身穿一套褐色衣服,样式十分古老。

这老人一站出来,周围人都不再说话,好奇的看着他。

慕容婆婆笑着问道:“君老爷子,你说取个什么名字好?”

君老爷子思索半晌,道:“就叫他千夜吧,他降生时,大荒黑了一千天。”

“那姓什么?”

“姓君!!”君老爷看向慕容婆婆怀中的婴儿,原本浑浊不堪的眼睛里好似有了神采。

“君千夜?”

众人对君老爷子要婴儿跟他姓的这个决定没有丝毫异议,反而觉得理所当然,这天地间再没有比这更好的姓氏了。

“好!”众人异口同声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!”

这一天,一个小村子里,几个孤寡老人,又多了一个婴儿,所有人都笑了,哈哈大笑,一个光头笑的肚子都疼了,边笑边捂着肚子,直呼:“恨不死的阿弥陀,和尚有孙子啦!我佛要诈尸了!”

张老道捡起一块板砖对着那和尚光突突的后脑勺使劲一拍,板砖碎成了粉末,笑的眼睛里都流出泪了。

“对啊对啊!这是我捡的崽子,无量天要被气死啦!”

和尚被张老道拍了一板砖,笑声却没停下来,仍自一边捂着肚子一边笑,边笑还边说:“疼疼疼,哈哈...你个死牛鼻子...哈哈...你...哈哈哈,你打我干嘛!”

“哈哈哈,不知道啊,气氛到了总感觉要拍点什么才过瘾。”张老道涕泪横飞。

一个手持毛笔的老头觉得这一幕十分有趣,拿着毛笔不停地在手里比划着什么,时不时的在一张白纸之上添上两笔。

“申屠子,快去宰了那头猪。”慕容婆婆喜笑颜开。

一个魁梧大汉转身进了后院,拿出一把杀猪刀,宰了那一只养了好多年的“大肥猪。”

那“肥猪”青鳞密布,头似驼,脚似牛蹄,嘴里不停的喷吐着水雾,看起来神骏异常,却被那申屠子一刀砍成两半。

这一夜诸位孤寡老人吃着“猪肉”,喝着酒,一夜无眠。

陇南治疗宫颈糜烂医院
乌鲁木齐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
朝阳癫痫病医院费用
陇南治疗宫颈炎方法
乌鲁木齐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