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武进信息网 > 健康

末世到修仙 第四百六十三章变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2:19:36

末世到修仙 第四百六十三章变

我勒个去

末世到修仙  第四百六十三章变

!这是什么情况?!叶楚的眼瞳一缩,嘴角微微的有些抽动,手中那如同万钧雷霆的长剑也是微微的顿了一顿,节奏一乱,叶楚索性便是停下了脚步,直冲的身形陡然顿住,收剑而立。

就见着那跟叶楚硬碰硬未曾退却的血红色的断剑,竟是猛的的飞退而出,之后,拖曳出了一道妖异红光,如同流星般直坠而下,插入了呆愣愣立在那里的风三脑中,有些泛黄的脑浆迸溅而出,片刻之后,风三那死寂空茫的灰色眼眸之中骤然亮起了如血般的红芒!

“噗!噗!噗……”灰色的死皮寸寸的爆开,一股一股的血雾似乎无穷无尽般,自风三的体内涌动了出来,将他的身体密密实实的裹住。浓郁的血腥味儿随风扑面,刺鼻呛人。“咔!咔!”血雾之中一阵阵撕扯啃咬的声音响起,血雾扭动着泛起了道道的涟漪。

可以同元婴真君比肩的神识却穿不透这层血雾?!叶楚的眉头簇起,握紧了手中微颤的长剑,微扬,一道锋锐无比的剑意无声无息的切开了翻滚的红雾,目光落在那道猩红的身影上,叶楚怔住了。

皮肤上的死灰色被通体的似能滴出血般的血红色所取代,干瘪的如同骷髅般的身躯并没有明显的变化,但双臂、双腿却是明显的粗壮了一圈,持剑的手掌涨大了一倍,牢牢的握紧了红色的长剑。他的身体微微轻颤着,血红色双眼之中是一片恶毒狰狞的光,猛的转头,视线对上了叶楚,恶狠狠如同欲择人而噬的妖兽。

翻腾不休的血雾被叶楚的剑意分开了短短的瞬间,极有腐蚀性的血雾便是很快将这股锋锐的剑意消磨殆尽,又再次凝聚到了一起,遮蔽了叶楚的视线。

“嘶!嘶!”一大团的血雾快速的向内收缩着,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大口吞噬着这些血雾,浓郁的血雾浅淡了下来。叶楚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些血雾正不断的向着风三的身体涌入。

“嗖!”那萦绕在他周身的越来越淡薄薄的一层血色雾气随着风三的一抬手,猛的扭曲到了一处,蜿蜒如同游蛇般,带着尖锐的破空声。向着叶楚猛扑了过来。

眼瞳巨缩,叶楚没想到风三竟不等将这些鬼雾气吸收干净,便是陡然出手了。因着相隔不远,这血雾凝结成的长蛇转瞬便是到了叶楚的眼前,血腥味、腐臭味儿夹杂。扑面。

虽然不知道这血雾到底是个什么鬼,但是瞧瞧风三现如今如同厉鬼般的模样,再想想刚刚被它腐蚀磨灭的剑意,叶楚轻出了口气,脚下疾点地面,拖曳出了一道道的残影,犹如一阵清风般瞬息间便是退出了数丈,手腕一抖,手中的长剑扬起,疾点出道道雪亮森寒的剑光。织出了一道细密的剑,将那向着她噬咬而来的血雾长蛇当头笼住。

“嘶!嘶!”剑同血雾互相消磨着,一时之间谁也奈何不得谁,场面有些僵持。叶楚的眼睛微微眯起,狠狠的一踏地面,整个人如同离弦的箭矢般爆射而出,凌厉霸道的剑意小心的附在身体的表面,寒光森然的长剑势若长虹般的笔直刺出,人随剑走,血色的长蛇被一剑分为两半。

没有任何的减速。叶楚穿透了血雾的封锁,之后,长剑带着凛冽的剑气,在这血色的风三来不及反应之际。狠狠的刺中了他的额头眉心处!叶楚的眼瞳微微一缩,看着剑尖点落的地方,脸色微微的有些变了。

剑尖甫一接触到他的眉心,便是有血雾迅速的涌动了出来,刚刚刺入了一分,那血雾便是暴起。缠绕到了叶楚的长剑上,消磨着长剑上的剑气,一股巨力自他的颅内汹汹涌出,便是将叶楚的长剑自他的颅骨内逼挤了出来。

与此同时,风三那粗壮了一圈的手臂上流光运转,陡然抡了起来,血色的剑光一闪,他手中的利剑包裹在浓浓的血色当中,暴刺而出,撕裂了四周围的空气,点落在了叶楚的护体护罩之上。

“蹬!蹬!蹬!”一股恐怖的巨力猛的轰击而来,叶楚的眼瞳猛缩,只觉得迎面是一座巍峨的大山撞了过来,身形巨震,脚步踉跄的向后退了出去。

来不及去思考为什么一加一会大于二的问题了,眼前如同厉鬼的风三,挺着他那刀剑不可摧的身体,速度快如鬼魅般的爆射而出。长剑带着呼赫的风声,一剑紧似一剑的向着叶楚劈砍而来。

面对着几乎是金刚不坏之身,速度、力道俱是提升了一大截的风三和血色断剑的结合体,叶楚的身体无奈的向后急速的飘荡。手中的长剑狂舞,道道的剑光轰击而出,稍稍的阻了阻他的狂攻之势。

苦苦的招架的同时,叶楚脑中各种念头急转着,强如开天辟地便生的龙神尚有弱点,能够被击杀,她不相信这个仓促之间组合而出的怪物既能够防御的固若金汤,又能攻击的又快又狠,却偏偏没有任何的破绽。

又是交手了数十招过后,叶楚急退的身子猛的一顿,手腕一翻,长剑轻颤,锋锐的剑意狂涌而出,气势汹汹的迎向了那暴刺而来的血红色长剑,似乎不堪他的步步紧逼,要以硬碰硬,展开反击。

但就在二柄长剑将将要硬生生撞上的刹那,叶楚的脚下突然生风,身体如同清风拂过的细柳枝般微微的向旁边一荡,手腕一转,长剑轻巧的转向,避开了那血色的长剑,之后,斜斜向上一挑,寒气凛冽,锋锐逼人的长剑,重重的点落在他的额头之上。

“铛!”金铁交鸣声清脆,对于叶楚来说却是极为的刺耳。右臂发麻,肩头微颤,那股强大的反弹力道差点叫她的长剑脱手。

叶楚的脸色沉凝了下来,刚刚这一剑比之前的每一剑力道都要更强一些,可,之前虽然被逼挤了出来,但好歹还刺入了他的额头之中,但这一次,这更强的一剑,却是无功而返!不但没有刺入半分,甚至连一点点的痕迹也未曾留下!(未完待续。)

成都棕南医院张庆芳
北京康贝佳口腔医院科里斯托夫·艾斯纳
北京康贝佳口腔医院姜奉孝
北京康贝佳口腔医院李振芳
北京康贝佳口腔医院戎志诚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