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武进信息网 > 时尚

猎国 第一百章 【狙击】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00:38

猎国 第一百章 【狙击】

(今天第一更!晚上还有更多~)第一百章【狙击】

在马背上颠了一夜,直到天亮的时候,这群地精才再次停下休息。

一夜的寒风,夏亚纵然身体素质再好,可现在受伤之后,被绑在马背上,全身血液无法流通,也冻得身体麻木僵硬。

终于挺下休息的时候,几个地精过来将夏亚搬下马背扔在地上,恰好地上一块石头整卡在夏亚的腰上,只疼得他死去活来,只是土鳖很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——被地精抓住的下场,未必就比落在黑斯廷手里好过多少!

黑斯廷虽然恨自己,最多一枪把自己捅个透明窟窿。可落在这些地精的手里么……一时间,人肉干,熬诚仁油……夏亚想象着自己仿佛一块猪肉一样被腌制后挂在架子上风干的场面,不由得打了个寒战。

幸好这些地精暂时没有对夏亚开刀的意思,倒是有两个地精捧来一块肉干来喂夏亚。看着那风干得毫无水分的肉干,也不知道存放了多久,凑在鼻子前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腥味,夏亚心中发颤,拼命摇晃脑袋。

鬼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的肉!以这些地精的行事风格,只怕说不定是某个死在地精手里的冒险者的大腿上割下来的……夏亚却哪里肯入口??

两个地精不耐烦,欧克欧克的鬼叫了两声,一个狠狠踹了夏亚两脚,然后用力按住他的下巴,扳开嘴巴,强行将肉块塞了进去。另外一个还拿出水袋来给夏亚灌了几口水,夏亚呛得咳嗽了两下,喉咙大开,一块肉干咕嘟一下就被滑进了嗓子里。

夏亚头皮发麻,想呕也呕不出来,两个地精倒是拍拍手,然后骂骂咧咧走开。

休息了会儿,那个天攻倒是醒来了,被两个地精架着来到夏亚面前。地精们纷纷垂手站在天攻身边,只有一个地精上前恶狠狠的将夏亚抓了起来,让他趴在地上,夏亚反正毫无反抗能力,干脆就放弃了挣扎,只是肚子里却把地精的十八代祖宗都骂了一个遍。

天攻的脸色明显不太好,一般来说地精的皮肤都是浅绿色的,但是此刻天攻的脸色,绿油油的样子好像是熟透了的老黄瓜,绿色之中隐隐的浮着一团黑气。

天攻站在夏亚的面前,脸上有些怒气:“奥克斯!奥克斯!老婆!哪里!!”

夏亚嘿嘿一笑,天攻上来就一个耳光打在夏亚的脸上,夏亚呸了一声,吐出一口带血的吐沫,摇了摇头:“我,自由,老婆,给你!”

天攻眯着一双绿豆一样的眼睛看了夏亚会儿,终于狠狠的哼了一声,做了个手势。

两个地精上来拔出刀子,正要将捆在夏亚手脚上的牛筋割断,天攻却忽然叫了一声,喝止了两个地精。

天攻眯着眼睛,它明显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妥,这一丝不妥没有道理,但是却偏偏感觉到,眼前这个家伙绝对不能轻易放开,放开之后,恐怕大有麻烦。

“老婆,给我!自由,给你!”天攻忍着怒气。

夏亚心想,地精的出尔反尔是大陆闻名的,我如果先告诉了你,只怕立刻就是一刀。他坚决摇头。

天攻对着夏亚哇哇大叫,又气又怒,旁边的地精围上来拳打脚踢了一阵子,夏亚反正皮糙肉厚,被打了一会儿之后,虽然全身疼痛,但是好歹还是支撑的住,依然摇头,死活不开口。

天攻无奈了,他几次拿起铁棒要打下去,但是终究舍不得,犹豫再三,终于放下了铁棒,恨恨的挥手。

地精们重新将夏亚绑上了马背,继续赶路。

到了中午的时候,太阳已经升到了头顶,地精们在旷野上行走,夏亚认得,行走的方向是通往野火原的红色旷野。想起自己上一次经过这里,身边还有可怜虫让自己欺负,可这次,自己却成为了被欺负的对象,不由得心中也是叹息。

地精们的队列里臭气冲天,夏亚自是知道这些地精没有洗澡的习惯,一路上被熏得也习惯了,倒是那个天攻,一个人骑了匹马,不时的跑到夏亚的旁边对他呼喝几句,威逼利诱,可夏亚为了保命,哪里肯开口说话?天攻气得把牙齿咬得格格作响,却始终拿夏亚没办法。

终于,在天攻第三次愤怒的从夏亚身边跑开的时候,忽然前方传来了地精警惕的“欧克欧克”的叫嚷。

道路的旁边,忽然一匹黑马从一块巨大的岩石后转出来,闪电一般奔驰到了面前!马上的黑斯廷手里抓着一柄用树棍临时削尖的长矛

,纵马冲进了地精的队列里,长矛一点,顿时挡在面前的两个地精脑袋开花,绿色的脑袋直接被轰得稀烂!

天攻大怒,它奋力拍马迎了上去,手持铁棒,就去战黑斯廷,可黑斯廷却冷笑一声,长矛狠狠朝着天攻射了过来,天攻挥舞铁棒要挡,黑斯廷的长矛在半空却忽然轰的一声炸裂!黑色的流焰四散飞溅,又有两个地精被飞出的黑色火焰射中,惨叫之中,全身瞬间就被黑色的火焰蔓延,倒在地上打了几个滚,嚎叫声之中,顿时就被烧成了焦炭!

黑斯廷立刻掉转马头就走,他的黑马神骏无比,天攻骑的不过是一匹劣马,却哪里能追得上?

两骑,一个跑一个追,黑斯廷却巧妙的一个迂回,带着天攻兜了一个圈子,却半路绕了回来,重新冲进了地精的队列里,黑马直接将一个地精撞的胸骨粉碎,倒地吐血,眼看就不活了。

他毫不停顿,立刻策马远去。

黑斯廷跑出了老远,却故意停下,远远传来了一声长笑,天攻气得哇哇大叫,衡量了一下双方的速度,却毕竟不敢追了。

黑斯廷随即骑马消失在了旷野之上,愤怒的天攻只能用力抓着铁棒在地上狠狠砸了几个坑来发泄怒气。

可到了下午的时候,黑斯廷再次袭来,这次他远远的出现在了道路的前方,手里抓着一把刚用树枝编成了长弓,嗡的一声,两个地精顿时胸口被射来的尖锐的树枝贯穿。天攻愤怒的拍马冲上去,黑斯廷再次射来一箭,拿木箭被天攻挥舞铁棒打开,但是黑斯廷也再次远去……晚上的时候,地精们停下休息,此刻地精们仿佛已经吓坏了,白天的两次被袭,黑斯廷都是一击得手立刻远遁,地精死了好几个,却连黑斯廷的一根头发都不曾摸到,就连天攻也仿佛忘记了审问夏亚,抱着脑袋生闷气。

终于,黑斯廷第三次出现!这次他远远的身影出现在了一片树林旁,身后插着用树枝削尖的好几根断矛,骑马逼近了地精们,故意在旁边绕了一个圈子,这次天攻学乖了,没有贸然追上去,只是挺着铁棒愤怒的大声吼叫。

黑斯廷不屑的冷笑远远传来,他骑马奔驰,然后忽然抓起身后的几根短矛,对着这里投了过来!

他的手上动作极快,几根短矛瞬间就连射而来,带着黑色的流焰,划破天空……天攻瞪圆了眼睛,大吼一声,挺起铁棒将射到面前的一根短矛砸开,但是短矛上蕴涵的巨大的力量,将天攻直接从马上震了下来,那匹劣马也终于惨叫一声,四蹄断裂,趴在了地上,天攻倒在地上,滚了两滚爬起来,口中流出鲜血,而旁边,几个地精惨叫着被射来的短矛射穿!

黑斯廷远远的一声大笑,再次策马离去……这一下,活着的地精,加上天攻在内,就只剩下三个了。

两个地精畏惧的靠在天攻的身边,再也不敢离开首领身边半步,任凭天攻如何怒吼,两个地精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抱着天攻的大腿,死也不肯离开一步。

只剩下了两个手下,天攻气得怒吼连连,旁边马背上的夏亚心中却雪亮!

黑斯廷,这是再使用搔扰消耗的战术了!

当晚,地精们在树林里过夜,天攻一夜没睡,瞪着眼睛焦躁不安的坐在那儿,不时的跳起来四处看一看。

到了第二天天亮,天攻的脸色明显憔悴了下来,绿豆一样的眼珠里神采也黯淡了许多。

可上路之后,在林子里行走的时候,再次出了问题了!

一个走在最前面的地精,忽然的惨叫一声,脚下被一根树藤套住,当场就被吊了起来,人在半空,旁边飞来了一块扎满了尖锐棱角的树干,直接将这个地精给钉死了!

天攻的怒吼传遍了树林,可周围哪里有黑斯廷的影子?

剩下的最后一个地精牵着驮着夏亚的马,一双小短腿颤抖得连路都走不动了。

天攻越来越焦躁,它不安的来回走动,发泄怒气,将旁边的一棵大树狠狠的砸断,然后忽然冲到了马背旁,将夏亚抓了下来背在了自己的背上,恶狠狠的大叫了几声。

就在快要走出树林的时候,林子里射来了一枚冷箭,顿时就把落在最后的那个地精射穿!

这下,天攻的所有部下终于全部死绝了!

天攻也不咆哮,冷冷的看了一眼身后的树林,背着夏亚,大步走进了旷野。

夏亚心中叹息,黑斯廷的目的达到了,他杀光了天攻所有的部下,搔扰战术结束!接下来,他就要正面攻击了!

(未完待续)

铜陵好的妇科医院
巴中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
荆州治疗睾丸炎方法
铜陵治疗白带异常方法
巴中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